您的位置 : 蛋蛋小说 > 资讯 > 暴君殇宠云珩叶离小说

暴君殇宠云珩叶离小说

时间:2018-12-27 13:53编辑:爱写书的Pdd

在作者南迦的这本暴君殇宠中,云珩的一生所爱叶离最终还是等待到了他,虽然云珩前期作死,但是叶离既往不咎,真爱往往都需要云珩和叶离这段故事一样包容吧!

暴君殇宠第二十三章 撒谎

一秒记住

闻言,叶离和叶玄都傻在那里……

“离儿,为娘问你话呢?发什么愣?”

此刻,叶离只觉得舌头打结,心中万马奔腾,她娘的嗅觉怎么就这么好呢……

“这个……”叶离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去圆,万一编的不好,被她娘拆穿了,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叶离开始向叶玄挤眉弄眼的求助。

“怎么,和我待在一起久了,也会沾染上我身上金疮药的味道?”说着,叶玄佯装闻着自己身上的气味。

叶离呲牙,正要笑着接叶玄的谎,却被海凌雪打断。

“离儿,你身上的金疮药,并非军中惯用的那种。”

叶离闻言,瞬间石化。

叶玄则眉心抽了抽,当场被拆穿谎言,好像挺尴尬的,这三姨娘还真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,他对叶离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“阿娘,我……”

海凌雪怒起,冷道,“你又私自出府了,对不对?”

叶离点点头。

“你真是越发大胆了!今日府中有宴,你竟然不请自出,娘平日里教导你的话,都抛到脑后去了,是不是!咳咳咳……”

“阿娘!”叶离见海凌雪因怒咳嗽,上去给她捶背,却被她挡开。

“不用你捶!”海凌雪气息有些不稳,“你只得告诉我,你今日都干了什么,为什么会用金疮药,兴许我还能多活几日。”

见海凌雪生气,叶离毕恭毕敬的立在一旁,垂头,咬着唇。

以阿娘对药理的熟悉,若是她知道自己的病,需要那一味药引,那她会不会借此推测出自己的病情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容易治疗……

不行,叶离打定主意,不能说。

“阿娘,我就是看不惯大夫人那个嚣张样,她平日里欺负你,克扣我们母女,难道还少么?今日她寿宴,我就不想看到那些人来碍我的眼!况且,阿娘不也从小就跟我说,向往外面自由在在的生活么?我只不过偶尔出去玩,有什么错!”

“你!”海凌雪气结。

这孩子大约是像极了自己年轻的时候,她活泼直爽,向往自由,完全受不了这像牢笼一般的规矩约束。

“三姨娘,阿离并未闯祸,左不过出去透透气,其实我在军营自由惯了,回到家中,也多有不适,三姨娘,阿离还小,你别怪她。”

海凌雪望着叶离,仿佛想起了什么,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,叶玄见状,心惊,赶忙踢了一脚叶离。

叶离乖乖的上前认错,“阿娘,我错了,下次不敢了。”

叶玄接腔道,“是啊,三姨娘,她翻墙出去玩,手背瓦片割伤,受了点伤,已经算是得到惩罚了,你身子不好,不要动气。”

海凌雪叹口气,拭去眼泪,拉过叶离的手就要看,却被叶离躲开。

“阿娘,没事的,就是普通瓦片割伤了。没事……”

海凌雪宠溺道,“给娘看看,要不要紧……”

叶离将手伸出去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意。

海凌雪仔细端详叶离的伤口,忽而问道,“是谁给你的金疮药?这药味,只怕是大内才有。”

“啊?”叶离傻住。

“啊,这是我上回受伤,恰好有朝中太医巧遇,赠与我的。今日阿离受伤,我也心疼,所以才把这好药拿出来给她用。若是用军中的普通金疮药,只怕是要留疤的。”叶玄给叶离打圆场,叶离心虚的朝他吐了吐舌头。

海凌雪不再追问,只对叶离道,“下回,再要出门,直接去找你爹请安,我海凌雪的女儿,不要被别人说三道四的议论,即便做不到足不出户的大小姐,也要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人前,明白了么?”

叶离一惊,随即转而为喜,“是!阿娘,我以后,绝不给阿娘丢脸!”

见二人和好,叶玄起身告辞,叶离将他送至院门口。

“今日多谢三哥,三哥慢走。”叶离乖巧的送别,叶玄点点头,却忽然一把揪住叶离的小辫。

“哎呦!三哥,你干嘛?”叶离不满的皱着眉。

叶玄笑得深沉,“小丫头,连带着我也跟着你成了谎话精。你若告诉我你今日之遇便罢,否则,想让我帮你打圆场,可没下回了。我可是抓住你的小辫子了!”

叶离撅嘴,低声道,“可以,不过我还没想好怎么说……”

“嗯,我明日便要回军帐了,等我下回休沐吧!顺便还要请我吃筵席,赔礼。今日为你提心吊胆,害我筵席也不曾吃好。”说着叶玄松送开叶离的小辫子。

“好说,那三哥慢走,我便不送了!”说着,叶离假惺惺的做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拜别礼,叶玄忍俊不禁,“得了,真难看,像猴子耍宝,你还是快回去陪你阿娘吧!”

叶离站在门边,含笑看着叶玄的背影,直到他消失在院落拐角,她才收回视线。

低头,望着自己的手心,那道伤痕因为金疮药的关系,也不再那么狰狞,叶离握了握手,脑海里再次闪过云珩被打时的神情,不自觉的笑意爬上了眉眼。

“怂包!活该!”叶离自言自语。

忽然,一个身影一下子冲到叶离跟前,“小姐,小……你……你是在骂我怂包活该么?”

叶离定睛一看,竟是钗环凌乱,顶着一头稻草的佩瑶。

“你才从狗洞爬进来?”叶离不可思议的望着滑稽的佩瑶。

佩瑶哭道,“天哪,小姐,我不会武功,只能去爬狗洞,也不知道是哪个天煞的,没把咱家那个黄狗拴好,它见我从它的地盘路过,追着我咬了一路,幸亏我跑得快,不然回不来了,呜呜呜……”

见佩瑶趴在自己肩头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,叶离强忍着笑意,捂着嘴,她抬头,不让自己的眼泪笑出来,可是,就连眼前头顶的月亮,似乎都在笑到颤抖……

翌日,晨曦灿烂,叶离轻手轻脚的起身,此刻,佩瑶正好端着铜盆进来。

“小姐,你醒了!”

叶离闻言,赶忙做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。

佩瑶见状,脖子一缩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东厢房里,传来海凌雪的轻咳声。

叶离只穿着一身雪白的中衣,露出玲珑有致的身形。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海凌雪房门前,从门缝里窥见海凌雪翻了个身,继续睡着。

随即,叶离将门带好,小心翼翼的回到梳妆台前。

佩瑶摆好了洗脸水,小声道,“小姐,今日我们是不是还要去找药引?”

叶离点点头,示意佩瑶为自己梳头。

“嗯,那正好了,我今日将阿黄那畜生关在库房了,量它也不会在追着我跑了,也方便我们行事。”

叶离将一个小巧大方的珍珠发誓插入鬓发,随即起身,拿起一件天水蓝的银丝堆花裙,就要换衣。

“小姐,你怎么穿这件,这件这么长,怎么翻墙啊!多碍事!”

“今日不爬墙头。”叶离边说,边将那衣服穿好,在腰间,系上一条深色宛如丝带却比丝带形硬几分的景泰蓝掐丝玉带。

“咦?不翻墙?”佩瑶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。

一切完毕,叶离对着傻愣愣的佩瑶,笑道,“不错,今日,本小姐要正大光明的出去!”

暴君殇宠

暴君殇宠

作者:南迦类型:古言状态:连载中

季辰宇,用这样的方式报你所谓的仇,你快乐吗?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