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蛋蛋小说 > 标签 > 宫斗小说
宫斗小说

宫斗小说

2018-11-18 14:3919本相关小说

在中国古代,皇上拥有着后宫佳丽三千,宫斗小说就是讲述这些后宫佳丽们勾心斗角的故事。一般在宫斗小说中,女主都是从常在慢慢的往上爬,直到坐上皇后这个宝座,道路坎坷钩心斗角数不胜数。恰恰是宫斗小说解开了古代后宫的黑暗,让人们也了解了后宫的真实面貌。喜欢宫斗小说关注蛋蛋小说网,这里有最新最全的宫斗小说。

  • 婆娑梦 婆娑梦

    作者:方转星渣子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那三个人,一个是她的父皇,一个是她的母后,一个是她的皇妹,但她却好像是多余的,他们三个的其乐融融里没有她的位置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妹妹的出现,夺走了她的一切。父母的宠爱,本该她继承的皇位,百姓的拥护,还有那些本该属于她的赞美。在戚涅阳的眼里,戚悦是敌人,是竞争者,是入侵者,她们只有互相侵蚀,在她们之间只有输赢。

  • 画骨赠卿心 画骨赠卿心

    作者:藏歌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墨染帮助江离生打下了整个江山,到头来却要用墨染的心脏去救一个越国的女将军。墨染也想不通,如此姿色平平的女子,为何却能得到江离生的心,而自己帮江离生做了如次多的事情,为何却得不到江离生的心。

  • 一顾天下 一顾天下

    作者:顾青舟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。不管白天还是黑夜,这座繁华的都城永远热闹喧嚣。城东的某一处灯火尤为热闹,从远处看竟如同白昼。安庆帝眯眼,远远望这那一团火光,有些疑惑地开口,“那里是?”跟在身后的王公公立马上前解释,“回皇上,那是定国公府,今日是平阳郡主的及笄礼啊。”“及笄礼?”安庆定玩味的重复,语气不辩阴晴。

  • 何日君能知我心 何日君能知我心

    作者:云惊鸿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我又被带进了宫里,我当时在坠落的过程中想的是如果有来生再也不要爱上你,但是来生的事情谁有知道呢!我只知道我现在还是放不下你,即使你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,伤透了我的心。”“对你所做的事,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。九儿,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,给咱们两个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。如果还不可以,你再离开我好不好?”萧琛逸握住她的手,十分认真。他们之前经历的事情太多,也太难以继续下去。唯有重新开始,方可以再走下去。

  • 一杯离愁欢情薄 一杯离愁欢情薄

    作者:花间一壶酒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轩辕令有些无措,寒王说她失忆了,现在他也信了。失忆了也好,她不记得曾经的事,他们可以重新开始,她的记忆里,只会留下此后他对她的好,再也不会有哪些痛苦的回忆。现在的他们,就像是陌生人,想要重新建立感情,他不能轻举妄动。“是我失礼,我会向你赔罪,但先让我看看伤势,可好?”

  • 殃国孽姬倾朕心 殃国孽姬倾朕心

    作者:青酒半盏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安文夕抿了抿唇,大致猜出了他想说什么。“胭脂,从我……从我第一次见你,我就喜欢你……我想……我想带你走……”楚君昱一句话还没说完,又喷出一口鲜血来。安文夕忙帮他擦干净血迹,挽眉道:“别说了,回头再说好不好。”“胭脂……若是我们能出谷,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嫁给我?”楚君昱仿佛鼓足了巨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• 帝宠王妃有毒 帝宠王妃有毒

    作者:小白妖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活人和死人的区别?”王爷平日里也会和他商讨事情,可今日还是王爷第一次问这么奇怪的问题,于是他想了想后接着道:“脉搏,呼吸?”通常他们判断一个人的死活,就是通过那人的脉搏和呼吸,别的他还真的不知道。“你听说过灵魂和穿越吗?”对,无影的回答正是他心中的答案,一个人没有了脉搏和呼吸,基本上可以确定死亡,这也是刚才他为何没有开口回答,沈瑶问题的原因。

  • 一生为你空余恨 一生为你空余恨

    作者:筱月半妆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云秋笑了笑,拿起那玩偶冲她疑惑的问:“这玩偶缝得这般精致,上面也没写什么字,你又是怎么知道里面塞了皇上的生辰八字,而且……你又是如何得知滴了皇上的血在里面,皇上就会丧命?”那肖妃惊慌的跪在苏烨的面前:“皇上,臣妾家族历来都有养蛊练蛊之人,臣妾从小耳濡目染,对这些巫蛊之术也颇有了解,所以臣妾一看那玩偶便知慕容凌是给皇上种了何种巫术。”

  • 妃绝天下艳无双 妃绝天下艳无双

    作者:苏绒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她十三岁嫁给北平王,如今有白发。期间挡过三次刀,喝过一杯毒酒,落入敌军手中五次,出谋划策不下百回,最终为他生育二子一女。看着他从一个个小小宗亲,成为一朝王爷,然后,妻妾满堂。弹指四年间,桑海已三变。松下多情语,凉风吹不见。箬竹张了张嘴,却是说不出任何话,只能瞧着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的裙边逶迤的拖过地面,她换个跪的方向,忙道:“娘娘要去哪?”

  •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

    作者:银雪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沐雨薇慌忙跑过去,扶住了说话人的手臂,沐吟歌也在这时转过了头。来人身穿藏青色朝服,浓眉,国字脸,依稀还有着她记忆中父亲的模样,沐吟歌却清楚这个人并不是她的父亲,而是他父亲的孪生兄弟沐安。当年他杀兄欺嫂,以沐庭的身份和朱翠云狼狈为奸,若不是外公把她接了去,恐怕早被这对贱人害死,如今眼见仇人,沐吟歌不由红了眼。

  • 千里识君唯梦人 千里识君唯梦人

    作者:艾派德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莫阿九垂首,望着软塌上平铺的新娘子喜服,金丝线织就而成的大红色广袖上衣,绣着凌云花纹,点缀在素凤之下,裙尾曳地,平添一丝雍容华贵,一旁,喜帕平整放在瓷盘中,华丽一场。今日,是她的大喜之日了,过了今日之后,莫阿九,将与过往,彻底一刀两断。“莫姑娘,该穿喜服了。”一旁,喜婆小心的提醒道。莫阿九安静站在铜镜前,张开手臂,任由三两丫鬟将喜服穿在她的身上,束腰挽发,轻点妆容,整个过程,格外庄重。

  • 予你一情囚我一生 予你一情囚我一生

    作者:君知否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刺啦”一声——是剑刺进血肉的声音。贺晨曦眼睁睁地看着原本此刻应该跟她站在一起敬茶的方云深,一把将那把匕首刺进了她爹的小腹中,有些不敢相信般地抬起头,“方云深,你在干什么?”“干什么?哈。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方云深笑了一下。原本就俊美苍白的脸,在一片火光当中,显得越发好看。

  • 心有江山 心有江山

    作者:沐流火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还不到该下雪的季节,这偌大的咸阳城里,竟下起了漫天大雪。这是秦庄襄王去世的第二年,三年的丧期还没过,襄王留下的子嗣或是被杀或是被囚,如今都城里留着的公子,就只剩了陆姬所生的两个。最近,朝野中渐渐传开了成蛟意欲谋反的流言,宫人们听了只是不语,心想这不过十二岁的小童,怎么会有谋反的心力。城门快下钥的时候,长安君成蛟携家眷匆匆离开了都城,然而逃又有何用,除非他真能逃出秦国。

  • 逆妃倾世唯成空 逆妃倾世唯成空

    作者:唐不惑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她翻了个身,撩开床帘。从窗外隐隐约约看到了火光。霎时一惊,揉了揉眼睛仔细一辩,那处不是佛堂又能是哪里。慌慌张张拾了件外套跑出门。眼看着下人丫鬟纷纷拿着水桶木盆的在佛堂外来回周旋,却未见火势变下。她索性将自己的外衫浸入水中,也看不得那燃烧的木头,直接披着便往佛堂里冲。期间不少人上来想要将她拦住,只是却被断裂倒下的木桩阻挡在外。

  • 草木又逢春 草木又逢春

    作者:阿拉蕾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敦煌大地,处于远离中土的西部,却在敦煌的一处,矗立着一座大宅,宅子有一个很大但是很空旷的后院,前院中心是一个日晷,旁边几尺的地方是一口深井,房间很多,人,却很少。武则天继位后,我师父李奕翔,也是原兵部侍郎,被她的亲信梁王武三思弹劾贬到了这里,好在师父的人缘还不错,师弟的父亲,也就是右羽林军的将军,帮他在这里立府自居。

  • 强娶的妖后喂不熟 强娶的妖后喂不熟

    作者:小轩窗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绚丽的烟花在夜空绽放,引得无数张面孔绽放笑容,朱红色的宫墙高高地伫立,将这群莺莺燕燕深锁其中。“皇帝也不知道闹什么脾气,哀家的寿宴也不上心,你看看,还没待多久,就走了,你说说,他眼里还有我这个母后吗?”太后气的把茶盏拍在案上,她身旁坐的青衣女子连忙上前来一口一个“母后”逗她开心。

  • 长生烛 长生烛

    作者:华美人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南海之外,有鲛人;水居如鱼,不废织绩;其眼泪,则能成珠。”海人鱼海人鱼,东海有之,大者长五六尺,状如人,眉目、口鼻、手爪、头皆为美丽女子,无不具足。皮肉白如玉,无鳞,有细毛,五色轻软,长一二寸。发如马尾,长五六尺。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,临海鳏寡多取得,养之于池沼。交合之际,与人无异,亦不伤人。

  • 与君相决绝 与君相决绝

    作者:凉然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拓跋泽玉,我以公孙家全族三百七十二条人命起誓,今生今世,我与你不死不休!”“拓跋泽玉,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!还给我!”“拓跋泽玉,我不会死的,我会活着。即便我苟延残喘,也会好好活着,活着看着你,看着你众叛亲离,看着你永失所爱!”

  • 只愿来生不识君 只愿来生不识君

    作者:顾小仙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狗屁的江山皇位,他穆云峥在乎的只有她!如今对她也不过多了……蚀骨滔天的恨而已。“没有求我?”他狠狠捏住她的下巴,俯身,阴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,“今日在宣武门外,你是如何求我放了你儿子的?朕……忘了。”想到午时发生的事,蓝若昭气的忍不住发抖,血气上涌,直接吐了一口血。穆云峥心头一紧,下意识的把人揽进怀里。关切的目光在感觉到她的抗拒时,渐渐变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