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蛋蛋小说 > 标签 > 宫斗小说
宫斗小说

宫斗小说

2019-06-16 15:1832本相关小说

在中国古代,皇上拥有着后宫佳丽三千,宫斗小说就是讲述这些后宫佳丽们勾心斗角的故事。一般在宫斗小说中,女主都是从常在慢慢的往上爬,直到坐上皇后这个宝座,道路坎坷钩心斗角数不胜数。恰恰是宫斗小说解开了古代后宫的黑暗,让人们也了解了后宫的真实面貌。喜欢宫斗小说关注蛋蛋小说网,这里有最新最全的宫斗小说。

  • 妾本纨绔:邪王的独宠医妃 妾本纨绔:邪王的独宠医妃

    作者:江小妃

    分类:重生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大婚当日,不仅未等来心上人的花轿,反而被抬入宫中替老皇帝冲喜。然冲喜失败,老皇帝驾崩,心上人踩着她继任皇位,而她作为谋逆罪妃,被灌哑药挑断手脚筋脉陪葬于地下皇陵之中!以她一人之死,换得所有人鸡犬升天!等她再次醒来,时光竟倒流回三年前,她仍是弱质少女,父慈母贤,亲妹可爱,心上那人依旧一副谦谦君子模样,对她轻声软语恩爱有加。霍明珠在心底冷笑,所有和睦慈爱都是假象,她已糊涂一世,再不会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,上辈子我死,这辈子只能你们亡!

  • 报告王爷:王妃有喜了! 报告王爷:王妃有喜了!

    作者:叶青青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她是华夏的天才特工,惊才绝艳。再睁眼时却成了凌云国臭名昭著的花痴傻女殷大小姐。什么?她蠢?惊世诗句对联闪瞎你的眼!她无能?绝世治国之策啪啪打脸!不曾想,一不小心招惹上一只妖孽腹黑王爷,对她宠宠宠,纠缠不断!

  • 娇蛮俏王妃 娇蛮俏王妃

    作者:墨子白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楚王爷很郁闷,别人成亲娶个美娇娘,他成亲娶个小丫头片子。别人娶妻当老婆养,他娶妻当闺女养。他更郁闷的是,自己战功赫赫,威名传九洲,百姓称为煞神,皇帝见了也要矮三分,可他家小王妃就敢拍着桌子冲他喊:不听话,小心我打你。

  • 天凤医后 天凤医后

    作者:金钱猪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玉子珊原以为穿越到侯府嫡女身上日子应该不错,没想到老爹是渣,老娘糊涂,还有个祖母带着姨娘搞风搞雨。她好不容易才弄醒老娘,镇压渣爹,打退祖母,收拾姨娘,转眼却被打包嫁给了三皇子。皇子就皇子吧,反正也是个不受宠的废人,做几年假夫妻就可以各奔东西了。只是这号称废人的皇子……

  • 凰女毒妃弈天下 凰女毒妃弈天下

    作者:阴九

    分类:重生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前世,她是将军府的嫡女,虽无倾国倾城的容貌,但却集万千恩宠于一身。今生,她是顾侯府的庶女,虽有倾国倾城的容貌,却被人人唾弃,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。她为夫君戎马一生,殚精竭虑,却在夫君登上皇位后狠狠抛弃,被庶妹折尽十指,灌铅而死。重生一世,她是邻国侯府的庶女,而曾经的夫君已经登基三年……

  • 邪帝来袭:腹黑狂妃哪里逃 邪帝来袭:腹黑狂妃哪里逃

    作者:鱼格格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她在黑暗阴湿的地牢待了整整一个月,每天受尽残酷刑罚的折磨。诸葛暮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她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为了保护诸葛世家最疼爱的小女儿,竟然亲手将她推出来背黑锅,任由南宫家的人将她带走,受尽折磨。浓郁的血腥味,令诸葛暮然漆黑的眼眸慢慢变得猩红,避免被人看出异样,她只能暂时闭上眼睛,慢慢将眼中的猩红强压下去。此时任谁也想不到,现在的她不再是懦弱的诸葛暮然,而是来自21世纪,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一,人称冷血无情,手段狠辣的银狐。不过……从今天起,她就是诸葛暮然了。她倒要看看,诸葛家乃至整个炎烨国还有谁敢欺

  • 重生毒舌医妃 重生毒舌医妃

    作者:杨十六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21世纪毒医世家传人,身怀异禀,医毒双绝,一朝穿越,成了东秦王朝文国公府嫡女白鹤染。生母惨死,生父不认,嫡母当权,姐妹伪善....

  • 一品闺秀重生记 一品闺秀重生记

    作者:可乐丫头

    分类:重生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新婚当晚被新郎活活掐死,本以为自己即将终结这悲惨的人生时,苏柔沫却重生了。回到了八岁那一年。既然命不该绝,那么这一世,自己一定要好好活。斗极品,虐渣亲,看着他们狗咬狗,然后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带着母亲种野菜,卖野菜,竟然也能发家致富,只是这莫名黏上来的帅气王爷是怎么回事?收?还是不收?

  • 归云台眉妩 归云台眉妩

    作者:酸菜菜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萧赜念起许昀那美貌及由内散发出的大家闺秀温婉气质,把她破格从中才人提拔为美人,那太傅孙女眉眼间倒是像她母后,不过那性子总是不像就对了,把她也提拔成美人。

  • 觅封侯 觅封侯

    作者:江家七郎

    分类:都市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林安青是女儿身,却被要求当了十九年的男子汉。家族的人为了能让林安青成为关陇门阀之首,好继承她父亲的关陇铁骑,便下了这样一个命令。这样一来更能稳固自己姑姑的皇后之位。

  • 漂亮的太监 漂亮的太监

    作者:暖阳西西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顾斓笙心里清楚,他所眷恋的,只是她的身体。那一瞬间,她整个人颤抖了一下,心跳也慢了。少年最好的地方就是:嘴上说要放弃,心里却总会憋一口气。

  • 暴君殇宠 暴君殇宠

    作者:南迦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我我很害怕与你接触,你的每一次惩罚对于我而言,都是一个恶梦,我以为我可以很好的,很坚强的去面对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,可是可是在想到那份存在于我们中间的协议,那些理不清扯不断的爱恨纠葛,我的心真的很痛,我我有一种想要彻底离开这个世界的冲动。”

  • 娼门宦妾 娼门宦妾

    作者:阿姽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上官美人在一次任务中失败被人追杀,原本答应接应的人也并没有来。在上官美人逃跑的途中,遇见了凤翊,凤翊提出救她的一个要求,那就是当凤翊的妾。上官美人也只能认,堂堂一代美人,竟然落得如此地步。

  • 婆娑梦 婆娑梦

    作者:方转星渣子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那三个人,一个是她的父皇,一个是她的母后,一个是她的皇妹,但她却好像是多余的,他们三个的其乐融融里没有她的位置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妹妹的出现,夺走了她的一切。父母的宠爱,本该她继承的皇位,百姓的拥护,还有那些本该属于她的赞美。在戚涅阳的眼里,戚悦是敌人,是竞争者,是入侵者,她们只有互相侵蚀,在她们之间只有输赢。

  • 画骨赠卿心 画骨赠卿心

    作者:藏歌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墨染帮助江离生打下了整个江山,到头来却要用墨染的心脏去救一个越国的女将军。墨染也想不通,如此姿色平平的女子,为何却能得到江离生的心,而自己帮江离生做了如次多的事情,为何却得不到江离生的心。

  • 一顾天下 一顾天下

    作者:顾青舟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。不管白天还是黑夜,这座繁华的都城永远热闹喧嚣。城东的某一处灯火尤为热闹,从远处看竟如同白昼。安庆帝眯眼,远远望这那一团火光,有些疑惑地开口,“那里是?”跟在身后的王公公立马上前解释,“回皇上,那是定国公府,今日是平阳郡主的及笄礼啊。”“及笄礼?”安庆定玩味的重复,语气不辩阴晴。

  • 何日君能知我心 何日君能知我心

    作者:云惊鸿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我又被带进了宫里,我当时在坠落的过程中想的是如果有来生再也不要爱上你,但是来生的事情谁有知道呢!我只知道我现在还是放不下你,即使你对我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,伤透了我的心。”“对你所做的事,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。九儿,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,给咱们两个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。如果还不可以,你再离开我好不好?”萧琛逸握住她的手,十分认真。他们之前经历的事情太多,也太难以继续下去。唯有重新开始,方可以再走下去。

  • 一杯离愁欢情薄 一杯离愁欢情薄

    作者:花间一壶酒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轩辕令有些无措,寒王说她失忆了,现在他也信了。失忆了也好,她不记得曾经的事,他们可以重新开始,她的记忆里,只会留下此后他对她的好,再也不会有哪些痛苦的回忆。现在的他们,就像是陌生人,想要重新建立感情,他不能轻举妄动。“是我失礼,我会向你赔罪,但先让我看看伤势,可好?”

  • 殃国孽姬倾朕心 殃国孽姬倾朕心

    作者:青酒半盏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安文夕抿了抿唇,大致猜出了他想说什么。“胭脂,从我……从我第一次见你,我就喜欢你……我想……我想带你走……”楚君昱一句话还没说完,又喷出一口鲜血来。安文夕忙帮他擦干净血迹,挽眉道:“别说了,回头再说好不好。”“胭脂……若是我们能出谷,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嫁给我?”楚君昱仿佛鼓足了巨大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• 帝宠王妃有毒 帝宠王妃有毒

    作者:小白妖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活人和死人的区别?”王爷平日里也会和他商讨事情,可今日还是王爷第一次问这么奇怪的问题,于是他想了想后接着道:“脉搏,呼吸?”通常他们判断一个人的死活,就是通过那人的脉搏和呼吸,别的他还真的不知道。“你听说过灵魂和穿越吗?”对,无影的回答正是他心中的答案,一个人没有了脉搏和呼吸,基本上可以确定死亡,这也是刚才他为何没有开口回答,沈瑶问题的原因。

  • 一生为你空余恨 一生为你空余恨

    作者:筱月半妆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云秋笑了笑,拿起那玩偶冲她疑惑的问:“这玩偶缝得这般精致,上面也没写什么字,你又是怎么知道里面塞了皇上的生辰八字,而且……你又是如何得知滴了皇上的血在里面,皇上就会丧命?”那肖妃惊慌的跪在苏烨的面前:“皇上,臣妾家族历来都有养蛊练蛊之人,臣妾从小耳濡目染,对这些巫蛊之术也颇有了解,所以臣妾一看那玩偶便知慕容凌是给皇上种了何种巫术。”

  • 妃绝天下艳无双 妃绝天下艳无双

    作者:苏绒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她十三岁嫁给北平王,如今有白发。期间挡过三次刀,喝过一杯毒酒,落入敌军手中五次,出谋划策不下百回,最终为他生育二子一女。看着他从一个个小小宗亲,成为一朝王爷,然后,妻妾满堂。弹指四年间,桑海已三变。松下多情语,凉风吹不见。箬竹张了张嘴,却是说不出任何话,只能瞧着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的裙边逶迤的拖过地面,她换个跪的方向,忙道:“娘娘要去哪?”

  •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 桀骜医妃冷血王爷别碰我

    作者:银雪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沐雨薇慌忙跑过去,扶住了说话人的手臂,沐吟歌也在这时转过了头。来人身穿藏青色朝服,浓眉,国字脸,依稀还有着她记忆中父亲的模样,沐吟歌却清楚这个人并不是她的父亲,而是他父亲的孪生兄弟沐安。当年他杀兄欺嫂,以沐庭的身份和朱翠云狼狈为奸,若不是外公把她接了去,恐怕早被这对贱人害死,如今眼见仇人,沐吟歌不由红了眼。

  • 千里识君唯梦人 千里识君唯梦人

    作者:艾派德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莫阿九垂首,望着软塌上平铺的新娘子喜服,金丝线织就而成的大红色广袖上衣,绣着凌云花纹,点缀在素凤之下,裙尾曳地,平添一丝雍容华贵,一旁,喜帕平整放在瓷盘中,华丽一场。今日,是她的大喜之日了,过了今日之后,莫阿九,将与过往,彻底一刀两断。“莫姑娘,该穿喜服了。”一旁,喜婆小心的提醒道。莫阿九安静站在铜镜前,张开手臂,任由三两丫鬟将喜服穿在她的身上,束腰挽发,轻点妆容,整个过程,格外庄重。

  • 予你一情囚我一生 予你一情囚我一生

    作者:君知否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刺啦”一声——是剑刺进血肉的声音。贺晨曦眼睁睁地看着原本此刻应该跟她站在一起敬茶的方云深,一把将那把匕首刺进了她爹的小腹中,有些不敢相信般地抬起头,“方云深,你在干什么?”“干什么?哈。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方云深笑了一下。原本就俊美苍白的脸,在一片火光当中,显得越发好看。

  • 心有江山 心有江山

    作者:沐流火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还不到该下雪的季节,这偌大的咸阳城里,竟下起了漫天大雪。这是秦庄襄王去世的第二年,三年的丧期还没过,襄王留下的子嗣或是被杀或是被囚,如今都城里留着的公子,就只剩了陆姬所生的两个。最近,朝野中渐渐传开了成蛟意欲谋反的流言,宫人们听了只是不语,心想这不过十二岁的小童,怎么会有谋反的心力。城门快下钥的时候,长安君成蛟携家眷匆匆离开了都城,然而逃又有何用,除非他真能逃出秦国。

  • 逆妃倾世唯成空 逆妃倾世唯成空

    作者:唐不惑

    分类:穿越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她翻了个身,撩开床帘。从窗外隐隐约约看到了火光。霎时一惊,揉了揉眼睛仔细一辩,那处不是佛堂又能是哪里。慌慌张张拾了件外套跑出门。眼看着下人丫鬟纷纷拿着水桶木盆的在佛堂外来回周旋,却未见火势变下。她索性将自己的外衫浸入水中,也看不得那燃烧的木头,直接披着便往佛堂里冲。期间不少人上来想要将她拦住,只是却被断裂倒下的木桩阻挡在外。

  • 草木又逢春 草木又逢春

    作者:阿拉蕾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敦煌大地,处于远离中土的西部,却在敦煌的一处,矗立着一座大宅,宅子有一个很大但是很空旷的后院,前院中心是一个日晷,旁边几尺的地方是一口深井,房间很多,人,却很少。武则天继位后,我师父李奕翔,也是原兵部侍郎,被她的亲信梁王武三思弹劾贬到了这里,好在师父的人缘还不错,师弟的父亲,也就是右羽林军的将军,帮他在这里立府自居。

  • 强娶的妖后喂不熟 强娶的妖后喂不熟

    作者:小轩窗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绚丽的烟花在夜空绽放,引得无数张面孔绽放笑容,朱红色的宫墙高高地伫立,将这群莺莺燕燕深锁其中。“皇帝也不知道闹什么脾气,哀家的寿宴也不上心,你看看,还没待多久,就走了,你说说,他眼里还有我这个母后吗?”太后气的把茶盏拍在案上,她身旁坐的青衣女子连忙上前来一口一个“母后”逗她开心。

  • 长生烛 长生烛

    作者:华美人

    分类:古言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南海之外,有鲛人;水居如鱼,不废织绩;其眼泪,则能成珠。”海人鱼海人鱼,东海有之,大者长五六尺,状如人,眉目、口鼻、手爪、头皆为美丽女子,无不具足。皮肉白如玉,无鳞,有细毛,五色轻软,长一二寸。发如马尾,长五六尺。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,临海鳏寡多取得,养之于池沼。交合之际,与人无异,亦不伤人。